• 本港台同步现场直直播
  •  首页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  三星香港官网  彩吧高手论  港妹图库网址

    死亡天使:4名护士组团谋害几百名病人原因竟是为减轻工作负担

    时间:2022-03-26 06: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护士是一份高尚而又伟大的职业。他们和医生一起救死扶伤,给病人以生理和心理上的照顾护理,使许许多多病人摆脱了病魔的折磨,重新恢复了健康。因此,护士和医生都被人们尊称为白衣天使。 但是,1989年4月,奥地利维也纳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护士谋杀案,几

      护士是一份高尚而又伟大的职业。他们和医生一起救死扶伤,给病人以生理和心理上的照顾护理,使许许多多病人摆脱了病魔的折磨,重新恢复了健康。因此,护士和医生都被人们尊称为“白衣天使”。

      但是,1989年4月,奥地利维也纳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护士谋杀案,几位白衣天使充当催命天使,惨无人道地杀害了一个又一个的住院病人,制造了本世纪最大的系列谋杀案。

      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有一家历史悠久的莱因茨医院。这家医院尽管历史悠久,但是,在维也纳只能算是中等规模的医院。不过,由于它以收治老年病人为主,病房里的住院病人大多是体弱多病的老年人,因而颇有名气,多少带点“老年人疗养院”的味道。

      莱因茨医院也许是历史太“老”了,再加上上门就诊的都是老年人,所以,医院的管理机制比较陈旧,设备器械显得落后,规章制度执行得相当松懈,医院职工常常抱怨工作负担太重,因而办事效率不高。

      好在西方国家普遍都存在老龄问题,年轻人都宁肯出笔钱将老人送去医院,也不愿意在家侍候,所以,莱因茨医院的生意倒还不错。不仅门诊病人不少,连住院病床的使用率也相当高。医院工作的运转尚属正常。

      大约从1982年起,莱因茨医院好像出了点问题,住院病人死亡率不断上升,几乎每个月都有数人被送往太平间。

      对于外界来说,这一现象远不足以引起关注,因为这家医院本来收治的就是久病不愈的老年人,死亡率比其他医院略高的现象是正常的。

      但是,对于莱因茨医院的医务工作人员来说,尤其是对于那些主治医师来说,就不能不产生一些怀疑:经他们之手治疗的有些病人,并没有足以使他们丧生的病因。有的病人头天查房时还病情稳定,但是,第二天却不知什么原因死在了病床上。医生对死者进行尸体解剖,也找不到致命的病因。

      然而,奇怪归奇怪,不解归不解,死者毕竟都是离死亡本身就不远的老人,所以,也无人对这一现象深加追究。

      1989年3月里,莱因茨医院出了两起“医疗事故”,这终于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3月13日,71岁的退休爆破师弗兰茨·弗类因心脏病突发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他3年前因中风而偏瘫,1年前又因血管硬化而被截去了左腿。毫无疑问,他是一名危重病人。

      住院期间,主治医师发现弗类体内的糖质显著下降,甚至有一次因低血糖发生昏迷。后来虽经抢救脱离了危险,但医生却对此产生了疑问。弗类没有糖尿病,无需注射胰岛素,然而弗类出现低血糖昏迷,只能是注射了胰岛素产生的恶果。对弗类所做的化验也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是谁又为什么要给弗类注射胰岛素呢?这是一起“医疗事故”,还是有人故意造成的呢?

      80岁的退休汽车维修技师弗兰茨·科欧特因血液循环不畅被送进医院,他并没有患什么重病,但是,血糖却忽然奇迹般地下降,甚至危及生命。医生经过24小时的奋力抢救,才将科欧特从死神的魔爪下抢救过来。显然,这也是有人偷偷给科欧特注射了胰岛素而引起的“事故”。

      这两起手法类似又集中发生的“医疗事故”,引起了莱因茨医院一位主治医师的密切关注。

      他想起了一年前的一个晚上,下班后,他曾约同院的一位女护士杜拉一起到一家酒吧去喝酒。闲聊时,他和杜拉谈到过这几年住院病人死亡率明显增高的问题。当时,这位护士无意间说出,病人死亡也只是多发生在某几位护士值夜班期间。

      那时候,这位女护士无意间说出的话并没有引起主治医师的特别注意。现在,接连发生了两起严重的“医疗事故”,结合杜拉说过的话,这不能不使主治医师对“医疗事故”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医院本身管理混乱,药品的管理和分发都没有严格的规章制度,就连勤杂人员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接触到胰岛素这类药品。于是,这位主治医师暗暗地展开了调查。

      首先,这位主治医师提取出1988年以来死亡的住院病人的病历,然后又调来了当时病房护士的值班名单和记录。经过仔细对照分析,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巧合:只要某几位女护士值夜班,总有病人死亡,有时隔几天一个,最多的一夜死了3个病人。

      这位主治医师觉得这个“巧合”十分可疑,随即向院方报告。莱因茨医院又向维也纳警察局报案。于是警方开始立案侦查。

      维也纳警方经过详细调查,确证这是一起欧洲历史上最严重的谋杀案。1982年以来,莱因茨医院也许有300位病人被谋害,其中有44人已被查实是1988年以来遭无辜杀害的。

      警察从维也纳公墓里掘出那些被惨遭杀害的老年病人的尸体,并逐一检验,作为物证。在这一过程中,据说维也纳公墓里掘出的死人比下葬的死人还要多。

      警方还通过查访,找到了一名目击证人。此人名叫埃尔温·斯蔡弗特,69岁,系奥地利联邦铁路的一名退休列车长。

      这位目击者向警方作证说:“1988年期间,我住进了莱因茨医院,邻床是一位86岁的老人,名叫约瑟夫,原先是一家企业的经理。”

      斯蔡弗特回忆道:那是7月27日晚上。那天气温很高,室内有35℃,我热得睡不着觉。大约晚上9点多钟,我看见瓦尔德劳·瓦格娜护士踮着脚尖推门进入病房。她发现我还没有入睡,又悄悄地退了出去。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瓦格娜又一次溜进了我们的病房。她走到约瑟夫床边,轻轻摇醒他,叫他喝下杯里的水。当时尽管我迷迷糊糊有点入睡,但是这些情况我仍然看得一清二楚。

      深夜2点半左右,我热得出汗不止,在床上辗转难眠。然而,平时睡眠状况很不好的约瑟夫却一反常态,睡得死沉沉的。我当时还真有点羡慕他。

      不知什么时候,瓦格娜又进来了。她直接走到约瑟夫床前,取下眼镜,低头看了看他,又摸了摸他的脉博,然后将一张卡片系在了约瑟夫的脚脖子上。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才知道约瑟夫已经在床上长眠了。瓦格娜平静地告诉我:“他死了。”

      我当然感到奇怪,但也没敢吭声。不过,我清楚地记得,最近一段时间瓦格娜护士对约瑟夫的态度一直不好,责怪他半夜里事太多,老是按铃叫值班护士,还夜里洗澡洗衣服什么的。

      在人证、物证确凿的情况下,维也纳警方首先在4月上旬逮捕了莱因茨医院的4名护士,几天后又在该院逮捕了第5名智利裔女护士。

      瓦格娜出生于奥地利州仅有260名居民的农庄哈根贝格,父亲是个农民,家里共有5个兄弟姐妹。瓦格娜15岁初中毕业后,曾进过护士学校,但是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而退学。

      1976年,瓦格娜来到莱因茨医院,担任助理护士。据同事们反映,瓦格娜深居简出,沉默寡言,是一个外表很老实的女人。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人,自1982年起就谋害病人并从杀人中获得乐趣。

      瓦格娜供认,最初她每3个月只杀1个病人,后来渐渐发展到一个月杀3个病人。在她的毒手下已有39名病人命赴黄泉,而其中的22人是被她灌水侵入肺部窒息而死的。“我的病房里没有空床位。”瓦格娜居然敢大言不惭地公然夸口。

      斯特凡妮·达尔是一名注册护士,在被捕的这些女护士中,只有她才有资格给病人调配药物和注射针剂。

      达尔谋害病人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晚上,瓦格娜正在谋害一名病人,不料被达尔闯进来遇上了。瓦格娜威胁达尔说,你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也就等于是同谋。随后两人一起合作按住那位老年病人的身子,不让病人反抗,接着,又捏住病人的鼻子,用压吞板压住病人的舌头,强制给病人灌水。这位病人因肺部进水而死亡。

      达尔已经50岁了,有1个女儿,2个外孙。达尔的生活很平常,丈夫在养老院工作,外孙们天真活泼,能给她生活添乐趣。达尔的邻居们认为她“待人很亲切”。达尔被捕后,她的亲人和朋友都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去害人。

      伊雷妮·莱多夫,1979年到莱因茨医院工作,担任助理护士,28岁,已婚。

      莱多夫是一位奥地利工程师的女儿,受过一定的教育。平时,莱多夫是一位“乐于助人”的少妇,她的公公甚至夸奖她是一位贤惠的媳妇,因为她一直很好地照顾着年迈的婆婆,从未流露过对老年人的厌恶和反感。因此,莱多夫参与谋害老年病人也是令人无法理解的。

      玛丽娅·格鲁伯,27岁,1981年到莱因茨医院担任助理护士,她已是一个1岁半孩子的母亲。

      格鲁伯的丈夫克里斯蒂安・莫泽尔是1名机械安装师。这位30岁的男子从没发现妻子有什么异常的情况,直到格鲁伯被捕他还说她是“世界上最可亲的人”。

      一年前,就是她向那名主治医师透露的这起罕见谋杀案的线索。警方是以从犯为由拘捕她的。

      这批护士被捕后,令人大为惊讶的是:她们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而且毫无犯罪之感。

      这批护士说,被她们害死的大多是55岁至80岁之间的老年病人。这些人本来已离死亡不远,又久病不愈,与其让他们“活受罪”,还不如让他们“安乐死”。这些护士甚至洋洋自得地说,她们这样做,是帮了那些被她们谋害的老年病人和他们的家属的忙,使他们都得以解脱。她们虽然承认使用了闷死、勒死、饮服安眠药、注射药物等多种手段使那些老年人提早死亡,但是,她们却辩解说这不是犯罪。

      “安乐死”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理论。患上不治之症的病人,不得不承受疾病的折磨,他们的身心受到残酷的磨难,这样的生活的确是非常痛苦的。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人提出了“安乐死”的意见。“安乐死”指的是在病人本人或其直系亲属的同意下,让病人在无痛苦状态下安然死亡,以解除其痛苦。

      社会各界对“安乐死”一直褒贬不一,争议极大。有人认为,“安乐死”使病人提早脱离苦海,是人道主义的行为;但也有人认为是非人道主义的。

      对于瓦格娜等维也纳女护士来说,无论“安乐死”该赞成,还是该反对,她们的行为都是谋杀,与“安乐死”毫无关系。因为被她们害死的那些老年人,有许多并未患上绝症,他们也许还能生活相当长一段时间。再者,瓦格娜等护士置那些老年病人于死地的手段有的得非常残忍,绝非“安乐”,而且,在置他们死亡之前,既未征得病人本人同意,也未征得病人的直系亲属的同意,甚至连告也没告诉病人的直系亲属。

      1989年4月10日,维也纳警察总监伯格尔在他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明确指出,尽管被捕的女护士申辩说,她们是“出于怜悯心”才置病人于死地,但是,这种说法是“不可信赖的”,“这是百分之百的谋杀,就像拿着刀子刺入别人的心脏一样。”

      奥地利总理也承认:“这样的杀人行径……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所发生的最残酷、最恐怖的罪行。”

      维也纳警方在对被捕的女护士们进行深入侦讯后,揭露了她们所谓“安乐死”的谎言,并逐渐弄清了她们的作案动机。

      原来这些护士中除斯特凡妮・达尔一人外,其他4人都是助理护士。这些助理护士并未受过正规的护理教育,一般只接受了10个月左右的短期训练,便走上了工作岗位。因此,她们的平均月薪仅635美元左右,这个工资水平大体上只相当于正式护士月薪的一半。

      然而就她们的工作量而言,压力却相当大。这些被逮捕的助理护士,都是莱因茨医院住院部第一病区的护士。在她们负责照顾的工作范围内,共有95张病床。由于她们都要轮流值大夜班,一般情况下,大约每两名护士要照看30个病人,因而,她们的工作任务很重,精神压力太大。

      正是这种长期深重的工作担子和与之付出不相适应的低报酬,致使她们的心理上和人格上出现了扭曲。在无处可诉的情况下,她们只能依靠自己来减轻工作负担了。而减轻工作负担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而且只能是将病人送上西天。

      最初,这些护士选择下手对象还多少有点标准,的确挑选的是那些病人膏育、无可救药,但还一时未死的病人。然而,时间一长,这项“标准”便不起作用了。她们好像就是“死亡天使”,只要看到那个病人不顺眼,老给她们“找麻烦”,便决定让他“早点去见上帝”,根本不管他们是否患有不治之症。如果说这些护士最初的做法还多少能和“安乐死”勉强扯上一点联系的话,那么她们后来的做法便是百分之百的谋杀。

      据这些护士交代,最初,她们谋害病人也有点害怕,因此,总是在深夜待病人熟睡后偷偷下手,而且,隔个把月,甚至数月才杀害一个。但是,后来看到院方对她们的行动丝毫没有怀疑,她们的胆子便越来越大,杀害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她们一次杀死一个,有时甚至一连干掉两个,几乎每个月都要杀死几个病人。最令人愤恨的是,到后来她们简直是以谋害病人为乐,以谋害病人为荣了。

      尽管警方进行了深入调查,但是,这些护士到底谋杀了多少病人,警方仍然难以准确掌握。因为据调查,在这些护士服务的病房内,每年平均有500名病人死亡,也就是说在过去的6年里,共有3000人死于她们服务的病区。所以,被她们杀害的病人的数目可能相当惊人。维也纳的新闻媒介大胆推测,至少有300名病人是被她们杀害的。

      维也纳警方对莱因茨医院的现状很是失望。调查人员明确指出,医院管理混乱,监督不力;护士工作量过大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药品管理不严格,以致能被用作杀人凶器;出了如此严重的人命案件,院方居然长期没有察觉……上述种种,都说明医院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维也纳有关当局在1989年4月12日透露:不排除这一案件也牵连到莱因茨医院的主任医师、医生或其他高级职员的可能性。

      原本是治病救人的医院,却发生了医务人员杀害病人的事。这事传开后,引起了人们极大的恐慌,整个欧洲几乎为之震动。

      这一事件令人震惊但并不奇怪。因为在奥地利这起案件披露之时,联邦德国的一家法院也在审理一起与奥地利护士杀害病人相同的案件。一位名叫莫妮卡・罗德的女护士被指控对病人注射降压药物,使17名年龄在50岁至90岁的老年病人血压降低而死亡。据说,这名女护士谋害病人的辩护理由与维也纳莱因茨医院女护士们的说法完全一样。

      红十字掩盖下的杀人案给人的教训是深刻的,它使“白衣天使”的形象蒙受了巨大的损害。1991年,瓦格娜被判处终身监禁,其余三姐妹分别被判处15-20年不等的徒刑,她们极力辩护,最终得到减刑。

      2008年,瓦格娜因在狱中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而她的其他几位同案犯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狱了。

      出狱后的“死亡天使”四姐妹,还经常在一起聚会,并且毫不避讳别人的眼光。当她们吃着美食,喝着酒的 时候,会不会商量下一个目标是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司马昭抓诸葛诞几百名亲信每斩 近百名警力开展集中行动 查处 慈禧最爱吃的1道菜吃了10年才 中央三部委为何给这几百名干部 从几百元到几百万元 官员以“
    联系地址:北京朝阳区团结湖南里京龙大厦2009室
    电话:010-51662407(多线),13911359717,
    传真:51994477 
    在线咨询:343540515(点击Q我
    机票网站专业制作:特价机票